大部分茶叶支持30天无条件退换货。购买饮香茶叶合作社高山铁观音请 点击 加 QQ 咨询。一斤也是批发价,全国货到付款!

我与橘红色茶结缘

茶叶成果 安溪铁观音网

我与橘红色茶结缘我与茶结缘,因起于一个平常的偶然事件。由于我的贪嘴而引起肚胀,母亲从黑漆衣橱里取出一个很有年头的陶壶,小心地倒出了一撮黑乎乎的东西,放入碗里冲上开水。好奇的我问母亲这是何物,母亲告诉我,这是能够治病的老茶。看着这一碗橘红

我与橘红色茶结缘 我与茶结缘,因起于一个平常的偶然事件。由于我的贪嘴而引起肚胀,母亲从黑漆衣橱里取出一个很有年头的陶壶,小心地倒出了一撮黑乎乎的东西,放入碗里冲上开水。好奇的我问母亲这是何物,母亲告诉我,这是能够治病的老茶。看着这一碗橘红色的茶汤,我一口气喝下了。

茶汤



让我大感意外的是茶水不难喝,甜甜冰冰的,且带有一股因年头久远才具有的悠长味道。喝过老茶水没多久,肚胀的难受竟然神奇般地消失了。由此以后,这一碗能够治病的橘红色老茶,那把老旧的陶壶以及老茶水悠长的味道,便根深蒂固地镌刻在我的心底。

随着年龄的增长,更由于父亲的带饮,我们父子皆嗜好饮茶。我家有一位闽南远亲。家里所用茶叶,每年都由这位远亲供应。远亲带来的茶叶,都是上好的铁观音、大红袍、金骏眉和正山小种。铁观音、大红袍、金骏眉和正山小种浓烈的馨香伴随我度过了童年和青年时代。

20多年来,我踏遍山山水水,考老茶。访茶农。学茶技,寻找着与茶有关的传说、故事和史料证据,见识着潜藏于乡间民居的丰富茶文化内涵。这期间,最让我终身难忘的,是遇上了能够延续我小时候就镌刻在心里的橘红色,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橘红色茶缘。

某日,我夜宿柏柳一位老茶农家里,与这位老茶农进行了整夜的叙谈。就是这次交谈,竟然使我意外地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茶缘。

老茶农姓梅,做了一辈子的铁观音和白茶。其已过花甲之年,清健瘦铄,待人热情。极为善谈。我们一边品饮着其亲自加工的好茶,一边聊着我所关心的过往茶事。这次偶然的交谈,让我知道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关于“白琳工夫”红茶的故事。

其时,欧美流行饮用正山小种红茶,以至正山小种红茶的出口量逐年增加。为了便于正山小种茶叶的出口,更为了增加关税收入。清政府在三都澳开通了“福海关”(正式开埠时间为1899年),英、美、意、俄、日、荷兰、瑞典、葡萄牙等13个国家21个茶叶公司,随即纷纷在三都岛设立了子公司和商行。顿时,三都澳便成为闽东茶叶出口的“海上茶叶之路”的重要栈点。临近三都澳的古镇白琳,也成了外国茶商经常光顾采购正山小种红茶的重要集散地。红茶价好畅销,供不应求。

民国时,北方的祁门红茶以其品质的优良而被外商所青睐。与用小叶种加工的白琳普通红茶相比。祁门红茶在茶香和色泽等方面都远远胜出。因此,外商转而大量收购祁门红茶。自然,白琳的普通红茶销量马上骤减,售价随即大幅下降。当地茶人茶农正在忧心如焚的时候,一件必然之中的偶然创造发生了。

福鼎的“合茂智”茶行老板袁子卿,到福州高丰茶行办事。恰值高丰茶行经理吴少卿开箱验查刚到货的祁门红茶,袁子卿老板不失时机地对祁门红茶进行了详尽的闻观品啜。袁老板是个经验老到的茶人。在赞叹于祁门红茶色、香、型佳的同时,已然将之熟记于胸。

从福州回到白琳后,面对本地普通红茶的滞销,袁老板心里时刻都在琢磨着如何加以改造的问题。恰巧,翠郊村有一茶农叫吴德康的,没有及时将所收购的白茶青卖掉。堆在一起的白茶青,因超时热酵变质而发红。吴德康情急而将错就错,把发红的白茶青按照制作红茶的套路草草加工。然后,装袋运到“合茂智”茶行当成红茶售卖。

老板袁子卿开袋验看,先是眼前一亮,随即不动声色地揭露了吴德康的花招。吴德康生怕袁老板拒收,不得已将事情经过如实告之。袁老板假意给予人情。大方地将茶叶全数收下。

袁老板为何明知是假红茶还将之收下呢?原来,以袁老板丰富的做茶经验,已然从吴德康的假红茶中有了重要发现。这就是假红茶不管是颜色还是是香头,都与在福州所认识的祁红相近。送走吴德康后,袁子卿便迫不及待地取假红茶闻观泡饮,进行深入观察、品啜和研究,结果断定:一款新的上好工夫红茶即将在自己的手头上诞生。

于是,袁老板马上拣选上好白茶青料,采用制作工夫红茶的方法,参照吴德康讲述的偶然发酵过程。经过反复实验对比,最后确定了最佳的工艺流程,并按此工艺流程,精制了52箱红茶,亲自押运到福州高丰茶行。经过高丰茶行严格鉴定,证明了袁子卿新创的红茶确实是一款具有良好商业前景的好茶。于是,高丰茶行满意地将52箱茶叶全数收下,给价比之原有的普通红茶(用小叶种加工的红茶)多1倍。

福州高丰茶行将袁子卿创制的新品红茶运销欧洲以后,果然得到了欧洲人的高度赞誉和欢迎,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使之成为供不应求的紧俏茶叶名品。福州高丰茶行派人转告袁子卿,加速扩大生产,有多少他们就收购多少。不久。因用白茶青加工的红茶畅销利厚,引来了上海华茶公司到白琳蹲点收购。为了保证红茶的质量,华茶公司更专门派技术人员常住白琳进行监制和技术指导。随后,还将其监制的优质工夫红茶定名为“橘红”。

当时,国内外白茶市场已然基本滞销萎缩,太姥山域内的茶农苦求白茶的出路而无着。袁子卿新创工夫红茶的成功,恰恰为当地茶农们找到了一条求生的活路。从福州成功卖掉新制红茶回到白琳的袁子卿,当即进一步完善了加工工艺。随着南北销路的大开,袁子卿开始大量收购白茶青加工红茶。并将用白茶青加工的红茶命名为“白琳工夫”。

传统上,当地的茶人茶农认为白茶是不能加工成红茶的。但是,世间的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奇妙。吴德康的一个偶然失误,袁子卿的一个有心,终于促成了偶然与必然的奇妙结合,创造了一个名震中外、享誉世界的“白琳工夫”红茶名品。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这大概是当地人们虔诚尊奉的太姥娘娘,悲悯于成百上千以种植白茶为生计的茶农们所面临的绝境,而借体于吴德康和袁子卿,降世了“白琳工夫”红茶以救人的故事吧!

听完了老人讲述“白琳工夫”诞生的奇妙故事,我还沉浸于故事的状态之中没有回到现实。老人就从柜子中拿出了其珍藏的陈年“白琳工夫”红茶,请我们观赏。老人取来一张带黄的白纸,小心翼翼地从一把当地土烧的老陶壶里倒出一些茶叶茶叶颜色已然黝黑古旧,闻之透着阵阵的陈香。

据老人介绍,这就是当年袁子卿制作的“白琳工夫”,已有50多年的时光。老人从饭桌上拿起一个粗碗,用略微颤抖的手,细心地抓撮了五六颗茶叶放入碗中,冲上开水。

瞬时,碗中绽出了那种孩童时就深深镌刻在我心灵中的橘红色。在老人无声的鼓励下,我用一种虔诚庄重的心态,双手捧起茶碗,慢慢靠近我的唇边,小心地啜了一小口。顿时,那种久违的甜甜冰冰、带着岁月陈迹的悠长味道,一下子顺喉渗下,过五腑越三焦而直透脑门,让我一下子感觉到无比舒坦和梦幻。

温馨提示:"鉴别真伪、购买试用装,开店加盟,学习交流"请加老侯微信:fjcypf

与“我与橘红色茶结缘”相关文章阅读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