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茶叶支持30天无条件退换货。购买饮香茶叶合作社高山铁观音请 点击 加 QQ 咨询。一斤也是批发价,全国货到付款!

“天山雪菊”从上万元跌至数十元一斤 仍无人买(组图)

茶叶知识 林杨

“天山雪菊”从上万元跌至数十元一斤 仍无人买(组图)

雪菊市场遭遇“过山车”一样的处境

雪菊市场遭遇“过山车”一样的处境


芳村茶叶市场外围,来自新疆皮山县的茶商临时设点将天山雪菊打包装箱

芳村茶叶市场外围,来自新疆皮山县的茶商临时设点将天山雪菊打包装箱

“天山雪菊”天价如何落凡尘

“天山雪菊”天价如何落凡尘


  曾经炒到每斤上万元的“茶中新贵”如今价格竟跌至数十元一斤,甚至无人问津

  今年初,产自新疆、学名蛇目菊的雪菊还被老广们视为茶中新贵,曾经一斤被商家爆炒到上千元至万元不等。然而好景不长,最近,这位茶中新贵身价突然暴跌,从天价跌落凡尘,售价每斤百元甚至数十元不等,降幅达99%有多。为何短短一年时间不到,雪菊价格有如此天壤之别?

  癫狂 雪菊一年价格如过山车

  本月12日,顺德陈村花卉世界将要举办第四届茶文化博览会,这几天,茶商正在热火朝天布展。让组办方惊讶的是,今年的茶商不少人来自新疆,而且是当地茶农。陈村花卉世界的总经理周悦说,今年来参展的新疆茶农起码有近30位,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他们主要兜售雪菊。据他们了解,这些新疆茶农卖的雪菊十分便宜,也就每斤几十元左右。

  近日,记者在广州茶叶市场采访时也发现,雪菊价格一落千丈。“本来定位高端、走礼品市场的雪菊,现在满大街小贩都在卖,你说我们这生意还怎么做?”在芳村茶叶市场内做雪菊生意的芳姨告诉记者,去年他们卖的雪菊50克一罐300元,那时候有很多客人前来购买。最多时,一次团购就达200盒,这种礼盒装雪菊一盒960元。今年,960元一盒的雪菊已降至240元,即便是这样来到店里的顾客仍然很少。今年店内雪菊销售情况如何,她只能用“真的很差”来形容。

  做了二十几年茶生意的芳姨告诉记者,这么多年以来,茶市潮起潮落,但凡商家恶炒的茶最后在高价区位都不得善终,从早年的普洱到后来的金骏眉再到现在的雪菊,最后价格不也是跌落凡尘,回归理性。

  “茶始终还是一种日常消费品,如果太过暴利最终都会被打回原形,而降价后的雪菊因其价格低,销量反而可以增加,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我们喝下去的不是路易十三和拉菲。”芳姨对记者说。

  爆发 天山刮起雪菊风潮

  周悦告诉记者,雪菊价格的狂飙突起与广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2010年,作为全国最大的芳村茶叶市场,雪菊突然进入茶人的视野,销售者反复对外界介绍雪菊的功效对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冠心病等具有特殊疗效,并有杀菌、消炎、减肥、预防感冒和慢性肠炎的功效,对于失眠也有相当好的调理作用。而这种宣传对一个特殊的群体企业老板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来自新疆的茶农李先生告诉记者,以前在新疆天山的雪菊并不值钱,当地人只不过小量采来泡水喝。从2010年起,一些商人到当地收购,价格从开始的一斤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去年茶农从报纸电视上才知道,他们卖给收购商的雪菊到广州芳村茶叶市场后竟然身价百倍,卖到上千到上万元不等。

  随着问津者的增加,雪菊身价也水涨船高,据芳村从事雪菊买卖的李源告诉记者,2012年卖得最好时,价格升至上千元至万元也不乏消费者,更多的是作为一种馈赠礼品用于高端送礼,因此,在市场上,各种精美的雪菊包装礼盒琳琅满目,最贵的卖到上百元一个。不少中间商在这场雪菊销售中获得暴利。

  雪菊价格让消费者瞠目结舌之余,让新疆当地的农牧民看到了赚钱的机会。“黄金价”立刻吸引了新疆大批农民开始种植雪菊,据记者了解,今年以来,一股种植雪菊的风潮在新疆的天山南北掀起。而一些地区为了增加农民收入,也开始鼓励农民放弃其他农作物,改种雪菊。更有一些地区还以雪菊为名搞起了雪菊节。

  业内人士称,严格地说,高品质的野生昆仑雪菊生长在昆仑山脉北麓海拔3000米的地区,以野生为主,最初年产量不到5000公斤。但是如今,就连海拔为负的吐鲁番地区也开始种植雪菊,几乎是全新疆都开始种植雪菊,产量翻着往上升。

  去年一位芳村市场的雪菊商家,去新疆收回来的十吨雪菊,一年时间盈利高达一百多万元。一些跟着中间商到芳村茶叶市场卖雪菊的花农也发财了,有种菊的花农一年时间就挣了60万元。

  惨淡 茶农路边地摊平卖雪菊

  “大头都被中商商挣了,今年跳过中间商将采摘的雪菊直接发运到广州希望卖个好价钱”,李先生对记者说。像李先生这样跳过中间商直接到广州对接市场的不在少数。

  目前芳村大小旅馆住满了从新疆来的茶农,记者了解到,这两三个月,每天都有一车一车的雪菊运抵芳村茶叶市场。然而,如今面对雪菊滞销和价跌,不少新疆的种植户只得自救。每天他们背着雪菊到茶叶市场向店铺商家兜售自己种植的雪菊,有的干脆在茶叶城附近沿街叫卖或摆地摊销售。

  记者在芳村见到来自新疆的小李,据他说,以前在广州主要卖葡萄干生意,去年见不少人卖雪菊挣了钱,今年在新疆进了一批雪菊。他每天在路边摆摊卖雪菊。到他摊点询问雪菊价格的人很多,然而真正买的人却很少。“现在卖雪菊的人太多了。”小李说,在附近的路上就有几个摆摊卖雪菊的,批发价格每公斤30元、80元的都有。据他说,这些人不少还是来自新疆的种植户,而种植户为了能将手头上的货尽快卖出,竞相降价。

  在芳村茶叶市场路边,记者见到来自新疆的种植户张元,据他说,今年6月,他种植的低海拔雪菊上市,每公斤低至100多元,一般在他这里买雪菊的消费者一次只买大概20元的分量,即便是这样的价格,大部分消费者仍然觉得贵,小张对自己种雪菊有点后悔,估计自己的雪菊要积压到明年了。

  低价雪菊也连累到野生雪菊,记者了解到,8、9月份野生雪菊和一些高海拔雪菊人工种植上市后,价格也很难提升,甚至不得不随行情降价。有消费者表示,很难判断雪菊采自什么海拔,是野生还是人工种植,最后购买还是以价格低为准。

  随着雪菊的产量大幅增加,而市场上的几家大公司根本收购不完,部分农牧民种植的昆仑雪菊无处可卖。于是,这部分无法卖给当地大公司的昆仑雪菊,被迫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给经销商,这就是当前市场上低价昆仑雪菊的来源。这也导致了今年昆仑雪菊一上市就狂跌,甚至一度在每公斤100元上下游走。此外,由于种植昆仑雪菊的越来越多,不少是在海拔3000米以下进行种植的。这部分昆仑雪菊花期要早两个多月,提前上市,总量大,质量低,也将价格压低下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