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茶叶支持30天无条件退换货。购买饮香茶叶合作社高山铁观音请 点击 加 QQ 咨询。一斤也是批发价,全国货到付款!

“普洱茶教父”白水清:有年头的茶越有年头越好喝

茶叶新闻 苏美娜

长江商报记者日前探访了武汉地区以普洱茶称冠的清逸园,在那里专访了“普洱茶教父”白水清。1955年出生,祖籍安溪县龙门镇美卿村,有香港安溪同乡会会长、世界茶

“普洱茶教父”白水清:有年头的茶越有年头越好喝

“普洱茶教父”白水清:有年头的茶越有年头越好喝

  长江商报消息 33年前带百元到香港谋生,22年前收齐所有年份普洱

  □本报记者 张萌

  世界上最神奇的叶子,非茶叶莫属。

  茶行几千年,茶叶从日常饮品到品鉴收藏,品种至臻完善,已成为综合性的集大成艺术。普洱茶独成一个品种,又可算作黑茶的一类,其个性独特,远超同类之上。19世纪开始,万里茶道趋于鼎盛。从武汉转运出去的黑茶,途经俄罗斯,风靡欧洲宫廷。

  11月,在武汉召开的万里茶道沿线城市申遗工作座谈会上,江汉关大楼、京汉铁路汉口大智门火车站等几处建筑,被初步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点。

  世界的茶港,曾经在武汉。如今的武汉饮茶之风依然不减,茶庄茗馆遍布三镇,普洱茶逐渐成为市民关注的重点。

  长江商报记者日前探访了武汉地区以普洱茶称冠的清逸园,在那里专访了“普洱茶教父”白水清。白水清专研普洱茶30年,祖籍为安溪县龙门镇美卿村,有着香港安溪同乡会会长、世界茶文化交流协会永远荣誉会长、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等头衔。如今,白水清在茶商、茶人、茶友中拥有很高的声誉,靠的就是其专深的普洱茶茶文化造诣。

  驾临武汉品茶论道

  11月26日,记者在地处武昌汉街附近的某个幽静茶馆里,见到了白水清。

  白水清在一个巨大的老船木茶案前坐定,煮水取饼,娴熟地冲泡起茶叶。随着一碗碗茶水出壶,汤色渐如葡萄红,透亮醇香之时,白水清的话匣也已打开。

  “茶是世界语,不分国界,茶杯一端起就是好朋友。”记者与他对谈所涉都是茶事,品茶数巡之后,白水清将自己的经历与平生对普洱茶的研究心得娓娓道来。

  1982年,白水清只身前往香港探寻事业。时代巨变,大势使然,八年后香港经济复苏。他瞄准这一有利时机,向茶叶市场进军。如今,其拥有的市场份额占香港70%以上。

  “当我接触到普洱茶后,我发现普洱茶是所有茶中的另类。”到了1993年,白水清已经差不多收齐了所有年份的普洱茶,其中超过百年的就有几十种。能收集全所有年份的普洱茶,靠得只有自己对普洱茶的执着专研和长期知识的积累。在他看来,对普洱茶知识的欠缺,对普洱茶认识的不足,是当今普洱茶市场的憾事。

  对话

  长江商报:您刚才说茶是世界语,能沟通世界。前不久,武汉刚刚选取了几个点作为“万里茶道”的标志性建筑,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白水清:我是武汉的女婿,我夫人是地道的武汉人,对武汉很有情感。若申遗能成功,是件大好事。茶叶源自中国。万里茶道衰落之后,到如今,世界上茶叶的最大产地不是中国而是印度。

  长江商报:茶道是一个被常常提起的词,在您看来茶道在哪里?如何体现?

  白水清:茶既然是一种精神境界,那么看看中国文化的核心就知道了。中国文化的精神核心是儒释道。儒家用茶修养,佛家用茶修行,道家用茶修炼。

  儒家重秩序和礼仪,如果有远方的客人来了,主人诚心而礼貌地给客人献上最健康的茶水,恐怕客人有水土不服,让他熟悉一下此地的水土,精神一振。这是对客人的尊重,也是对大自然的一种分享。

  佛家认为品茶可以参禅,压制欲望。当我们心中不得宁静产生欲望时,口中含住一口茶,去感受口腔中这口茶的细微变化。以此修行,达到心平气和。现代人也一样,当遇到烦恼事,用最快的时间冲好一杯茶,慢慢感受品味,在几分钟之内就可以让内心平静下来。

  道家讲究养生,重生命重自由。饮用茶水,可以帮助人体排出毒素,延长寿命。喝酒后会乱说话,扰乱性情,喝茶却不一样,茶能压制心中的不平。

  茶之道:儒家用茶修养,佛家用茶修行,道家用茶修炼

  茶之路:对茶叶的执着超乎常人,一路打拼如同品茶回甘

  长江商报:您是如何与茶叶打上交道的?请介绍一下您自己的茶叶之路。

  白水清:如同品茶一样,这是一个回甘的过程。我出生在茶乡,从小看着长辈种茶采茶制茶。到1982年,我才带着100块钱前往香港谋生。

  创业初期,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没有什么目标,只为了生活,靠运气去寻找职业。一百块钱不够用,只能去工厂打工,一天38块钱。我边打工边学习语言,当时在香港讲普通话是没有人理你的。

  后来我还做过药材生意,去过阿坝州买川贝和虫草,也受过一些挫折。当时的经销制度,即便有诚意,货品也好,但很多商户并不一定买你的账。同时,我对茶叶知识的积累越来越丰富,就决心做茶。一开始几乎什么茶都做过。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香港经济转型的一个时期,也正值内地改革开放,那时候福建的铁观音、乌龙茶大量进入香港市场,但很多人不懂茶,更别谈普洱。以前一斤铁观音可以卖到100元,后来有人用普通的乌龙茶假冒铁观音卖到50元一斤。

  在这段时间里,我因为做茶,大量地接触到了不同年代的普洱茶。香港人也发现,这些有年头的茶叶,越存越好喝。

  长江商报:有人称您为“普洱茶教父”,您对此怎么看?怎样才能做好教父的角色?

  白水清:称号这是人家给的。我只是喜欢茶,更了解茶,花了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去研究。只能说我对茶叶的执着坚持超乎常人。

  在我接触普洱茶的过程中,没地方请教求学,只有自己专心研究。对普洱茶变化的把握,全凭自己的经验。目前,整个普洱茶市场,缺乏的就是普洱茶的知识,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从新茶开始就知道在口感上三五年后茶叶是如何变化的。

  各地市场对普洱茶的接受态度也不同。1987年,我把普洱茶推向台湾。台湾市场一开始厌倦,因为他们觉得普洱香不过铁观音,醇厚不如大红袍,鲜爽活泼比不过龙井。我教他们品尝,给出科学的检测数据,他们慢慢接受,又变为喜欢,再到着迷,一共花了5年时间。

  此后,我又把普洱茶带到韩国和马来西亚,就这样一步步教授茶叶知识,然后2000年回到中国大陆。一开始,我在珠江三角洲推广,到白云山讲座,很多人都不知道普洱茶。

  长江商报:为什么您说普洱茶是另类的?

  白水清:普洱茶有四大价值,无法被取代。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